法內情

香港示威者想要保護自由? 退休法官烈顯倫表示,前提要捍衛“一國兩制”

• 前終審法院法官因政界精英忽視了市民的需求的而向其發出罕見攻擊

• 他呼籲當局立身執政,而非期待由調查委員會(如獲設立)代其行使其職責

一位退休高級法官表示,如果示威者想守護香港的自由,該等人士應專注于向北京當局和全世界展示“一國兩制”原則在香港的有效運作,而不是壓迫陷入困境的政府去實施更宏觀的民主。
 
烈顯倫法官亦警告示威者,其設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對任何法官而言都將是一項遠超越其職權的任務,且無異於接管政府的工作。
 
在南華早報的一篇書面採訪中,這位前法官還對香港的政界精英進行了罕見的攻擊,稱他們坐擁數十億財政儲備,卻一直忽視市民的需求。
 
他表示,現在逼迫香港政府進行選舉改革是徒勞無功的。

“人生中幾乎沒有確定性。 但其中可以確認的就是:支撐香港“核心價值觀”的普通法制度註定要在27年後到期……《基本法》沒有任何機制可以讓該制度延續至2047年6月30日以後。如果普通法制度瓦解,所有的對自由民主的呼籲將毫無意義。”

相反,如果示威者真正重視他們的目標,烈顯倫法官呼籲他們努力保護現有制度,並使北京當局感受到社會的和諧氛圍,以使其考慮將《基本法》延長50或100年。

“然後,自由民主的規範和價值觀才可能有機會蓬勃發展” 烈顯倫法官説道。

根據《基本法》,即這個城市的小憲法,在2047年到來之前,香港與中國其他大陸地區享有彼此分離的政治、經濟和法律體系。北京當局允許一人一選票,但也有嚴格的候選人提名規則。

“制定未來的政府治理模式超出了香港特區政府的權力範圍。 無論是對還是錯,這種權力都只屬於北京當局” 烈顯倫法官説道。

“認為非法集會和示威以及街頭暴力會削弱北京當局對香港特區的控制是荒謬的。 常識表明它會產生相反的效果。”

烈顯倫法官於2000年從終審法院常任法官退休,他警告稱,該市的任何進一步騷亂都可能破壞“一國兩制”原則在香港的有效運作。


香港已連續11周遭到反政府示威活動的影響,導火索則為現被擱置的引渡法案。 示威者提出五項要求,其中包括撤回法案,以及對警員處理示威活動的行爲進行獨立調查。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已拒絕了該五項要求。

中國國務院下屬的港澳事務辦公室此前曾發出警告,表示暴力升級已顯示出“恐怖主義跡象”。

當被問及對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需求及其根本原因時,烈顯倫法官表示,沒有任何調查可以涵蓋如此廣泛的範圍。

“這個過程無論是否在政府中進行都需要數年時間,並且永遠無法得到每個人都能接受的答案” 烈顯倫法官説道。 “根據這樣的職權範圍,沒有一位正常法官可以接受任命。”

烈顯倫法官表示,即使任命一位退休法官擔任調查委員,該人也必須聽取廣大人士的證據才能全面瞭解此次事件,他/她必須提取包括首席執行官、黑衣學生示威者、警察局長,以及當地的個別官員在内的所有潛在證人的陳述。

這個過程需要很長時間,而且永遠不會產生一個使得每個人都能接受的答案。烈顯倫法官表示,“實際上這名委員是被要求去擔當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角色,卻沒有政府的任何資源去履行職責。”


“當年殖民地政府負責去管治。” 烈顯倫法官説道。 “這正是香港特區政府現時應該去做的事, 而不是把責任轉嫁給一位不幸被選中的委員。”

烈顯倫法官持續對香港政府表示强烈譴責,稱政府並沒有解決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例如負擔過重的醫療部門,年輕人負擔不起的住房以及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

烈顯倫法官寫道:“過去20多年來,特區政府一直採取殖民政府的自由放任政策。” “富人已經繁榮起來……而其餘大部分人都在受苦。”

“市民的需求被忽視了。 年輕人看不到充滿希望的未來,甚至大學畢業生也難以找到有意義的工作。”

“本人認為,這些是根深蒂固的惡像,它們在更廣泛的社區中維持激起不滿的火焰,並帶來數十萬人在街頭遊行。 這些不是調查委員會可以解決的問題。

撰文: Alvin Lum
英文版原文轉自南華早報,連結請按: http://bit.ly/2ZmxmAz
文章翻譯由律師義工團提供

Author: 法律小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