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智慧

梁振英給中大校長的公開信

給香港中文大學段崇智校長的公開信

段崇智校長

為了下一代,我們不能這樣繼續下去,我不是中大校友,但教育興亡,匹夫有責。

你昨日給中大同學、同事、校友的公開信(全文見附件一),只是為了你個人的解脫,用香港的俗話,是「縮骨」、「甩身」之舉。

過去四個月的違法和暴力運動,是政治問題和國際關係問題,不是教育問題,更不是任何大學的校政校務問題,學生也不是因為在校園犯罪被捕。被捕的學生是成年人,有家長,還有《612人道支援基金》的龐大金錢和律師團隊支援,但是各大學的部分學生、校友和教職員以及運動的主事者一直咬著各校校長不放,逼迫校長出席公開質詢大會,然後逼迫校方表態支持「五大訴求」,並譴責警方,為什麼?這些人要的不是學校的所謂支援,而是通過壓迫校長表態,將違法行為反黑為白,在校園內外確立運動的正當性,鼓動更多學生以違法甚至暴力行為和香港攬炒。

你的公開信太多言不由衷,太多委屈。你說:「對於部份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請問段校長,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後續的檢控和審判都有獨立的機制和程序,你的意思不是用大學的「公信力、影響力」干預獨立的檢控和審判吧?

你的公開信又說:「我們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聯絡被捕的逾30位同學,詳細了解他們在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大部分同學表示…….。以上都是同學親自提出的指控……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在查明細節後,警方必須有清晰的交待和恰當的處理。」同學們既然信任大學,向大學親自提出指控,未知你和大學管理層有沒有在「了解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的同時,順便了解一下這些同學在被捕前的行為:他們有沒有掟磚?有沒有放火?有沒有掟汽油彈?有沒有破壞地鐵站?有沒有襲擊警察?有沒有毀壞大中小型企業的商店財物?有沒有煽惑他人?如果你不知道,你有沒有責任同樣了解一下?如果你知道,你會報警嗎?

你的公開信又要求「行政長官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20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讓法治精神得以彰顯,讓信心得以重建。」請問什麼是「機制以外」的「嚴正跟進」?請問為什麼要在「機制以外」?是因為被捕人士是中大學生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大學生比其他人更為平等嗎?

你的公開信中最後一段我是同意的:「不管前路多艱難,大學會堅守傳播知識、服務社會、培育品德的使命,讓校園成為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會放棄教導同學博文約禮的精神。」但我認為應該加上以下幾點:1. 知法守法2. 獨立思考3.從理不從眾4. 然後加上你本人在10月10日晚上和學生公開會面時說的(香港電台當晚21:30的報道):「段崇智斥有人破壞和塗鴉校園 盼年輕人多尊重國家」。

提起你在10月10日和學生的公開會面和當晚後續的閉門會面,我附上《香港01》在下半夜的03:37的報道全文(附件二),當日從媒體報道已經可以預料你會轉軚,大家始料不及的是,你「打倒昨日的我」會打得如此徹底。你昨天的公開信更沒有半句批評學生(包括和你公開會面時的囂張粗鄙、跳上枱面向你撒溪錢)的惡劣行徑。

這封信是公開信,因為中大學生會回應你的公開信的時候,要求你
「採取更多措施保護所有中大學子,並繼續以謙卑及真誠的態度與同學交流」,我也願意「以謙卑及真誠的態度與同學交流」,我認為最能夠保護中大學子的是他們本人,一如黎智英等政治運動領袖的子女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不受人唆擺,不被捕、不受傷、不入獄一樣,這些有為的青年人因此都不需要任何校長保護。

段校長,中大學生會的回應公開地「提醒段校長,公開信只是一切支援工作的第一步…..」,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請你揣摩一下。近年香港的大學學生會都是玩政治的,當中還有無恥無敵的高手,但不是每個大學校長都是懂政治的,段校長,你有沒有入錯行?

梁振英
2019年10月19日

附件一

(摘自香港中文大學網頁)

中大校長段崇智教授公開信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

各位中大同學、同事、校友:

執筆之時,心中有很多思緒尚未止息。上周四 (10月10日) 跟同學及校友接近四小時的會面當中,外界可以從媒體看到很多失控畫面,我和我的團隊成員,以及在場的每一位同學、校友,無不感受到繃緊的情緒。面對比以往更洶湧的群情及激烈的指罵,延續真正的對話及交流實不容易。我感受最深刻的,是討論會完結後,我與一些被捕同學兩個多小時的閉門交談。在大家都放下戒備的情況下,我看到同學無助的眼神,哭訴他們親身所受的身心痛楚,懇求大學保護他們。我亦坦誠告訴同學我的心底話,承認大學在此史無前例社會挑戰下的不足之處,以及大學必須肩負的多方責任。在這兩小時,彼此終於能夠打開心扉,表達最真摯的感受。同學的每一句說話都打進我的心坎裏,讓我非常的痛心及難過。

對於部份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每一位同學,無論他們持何種立場及價值觀,無論他們曾否犯錯,都是中大的學生。作為師長,我們必須教導同學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 ; 而大學出於關愛,亦須為同學爭取應有的權益,不會隨便放棄任何一位同學。上周四的討論會之後,我收到逾800封來自各方的電郵及書面意見,看到不同傳媒對事件的解讀及分析,也知悉同學、同事及校友的聯署。在如此大量紛紜的意見中有一個共通點: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

被捕同學的情況及跟進

我們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聯絡被捕的逾30位同學,詳細了解他們在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大部分同學表示,在被捕後要求與律師或家人聯絡不果,最終在數小時甚至長達78小時後才能打電話,有同學因而被逼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口供。據其中一名同學描述,其家人到警署要求會面不得要領,結果同學在被拘留的48小時沒有機會打電話及不能與正在警署苦候的家人見面。不少同學指出,在拘留期間警員不允許他們睡覺或躺臥休息,亦有同學反映得不到所需的醫療協助,例如哮喘病發的同學要等候6小時後方能就醫,有同學因頭部受創要求就醫,18小時後方被送往急症室。較為嚴重的情況,不止一位同學表示在錄口供或扣留期間曾被警員掌摑,以及有兩位同學表示在搜身前獲告知不需脫衣,卻在搜身房內被同性警員強逼脫下所有衣物。以上都是同學親自提出的指控。

在我們逐一個別跟進的被捕同學中,共有約20位同學表示在拘留期間曾經遭遇上述其中一種或多種不同程度的不合理對待,顯示這些絕非單一事件,從人道待遇角度來看,情況嚴重,而涉及身體傷害的情況,更加不能接受。對於同學親述他們被捕後經歷的身心創傷,我感到難過及悲憤。我在此嚴正指出,無論同學因何事被捕,警方必須確保在拘捕及扣留過程中,被捕人士應有的權利不被剝削。執法人員須達到高標準及要求,審慎和公正執法,這也是公眾的合理期望。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在查明細節後,警方必須有清晰的交待和恰當的處理。

為嚴肅處理以上同學的個案,大學即時聯繫了義務校友律師,特別是在處理性別平等及人權問題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律師協助同學。我們希望在律師的協助下,每個個案的詳細情形都可以以書面陳述撰寫出來,在同學的同意下,讓大學可以協助將個案呈交相關機構作出正式申訴及陳述,並促請相關機構盡快作出公平、公開、公正的調查。事實上,大學已直接聯絡了監警會,他們極度關注同學的個案,並承諾會就個別個案派出觀察員,出席所有投訴警察課與投訴人的會面和現場搜證,以確保過程公平公正。我在此呼籲受影響同學爭取你們應有的權利,我和我的同事非常願意與律師一起陪同同學到相關機構作出投訴,保障你們的法律權益及要求嚴正處理。

我理解很多中大成員及社會人士都非常關注吳同學的個案,我們亦同樣非常關注,並與吳同學保持緊密聯繫,提供協助。我們理解她正面對很大的心理壓力,而她在公開場合或訪問中所描述的經歷,其實已具備相當的細節,我在此促請投訴警察課就已公開的細節立即展開調查,並由監警會作出監察,此事刻不容緩。我亦在此強烈呼籲各方停止對任何人作出恐嚇或騷擾行為,甚或阻嚇受害人求助。

遺憾的是,目前為止我們所接觸的同學,都因為對警方有不安情緒或對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的制度失去信心等而尚未願意踏出這一步。我感到無奈之餘,亦明白同學及公眾對現有機制的不信任,並非一朝一夕形成的。基於事件的嚴重性,我會去信行政長官,希望行政長官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20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讓法治精神得以彰顯,讓信心得以重建。事實上,過去兩個月來,社會上有強烈聲音,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找警民衝突以至整個事件的真相。政府應該正視這個聲音,因為只有真相才可以為所有人帶來最公平的結果。

保護大學的成員,大學責無旁貸。同時,在大學成員甚至社會大眾都期望我們主持公道的時候,我身為校長,必須謹慎運用大學的公信力,絕對不能倉卒行事,讓校園變成爭辯的戰場,甚至讓本來已經受創傷的人,因為某些惡意攻擊而受二次傷害。

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

校園保安措施

在上星期的會面中,很多同學都向我表達對於警察進入校園的關注。在校園範圍內,大學會盡一切努力維護每一位成員的合法權益。一般情況下,如警察欲進入校園,保安處會先向警方查詢到校原因,了解警方是執行法庭搜查令,或是在涉案人士同意下作出調查,或有合理懷疑相信有涉嫌犯罪人士在某處所內。希望大家明白,大學有法律責任配合警方調查工作,但大學會先向警察了解進校的具體資料,包括調查目的及地點等。大學亦會在警察在校園範圍內調查或搜查期間,盡可能安排大學人員陪同有關人士,並在合法、合理的情況下知會相關單位 ; 同時亦會按需要聯絡律師到場協助(大學已為此安排24小時法律支援),確保員生的法律權益受到保障。

大學會加強前線保安人員的訓練及警覺性。在這段期間,大學已加派了人手處理大量校園發生的不同事件。

加強緊急應變支援

我在上星期與同學及校友會面時提到,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這幾個月來大學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件,令不同成員都受到很大的困擾。在這個非常時期,不同的成員都期望大學有更多的支援,我很感謝各位曾經出心出力的同學、同事及校友,同事們需要處理很多前線的問題,但他們不怕辛苦,願意付出更多時間與同學溝通,疏導負面情緒並制止不當的行為及紛爭。

大學一直設有由我領導的危機處理小組,負責制訂應對不同事件的對策。由於現時社會狀況急速變化,在聽取各方意見之後,我決定深化危機處理小組的工作,以更迅速地應對突發情況,加強不同單位的協調及決策。大學將會成立一個跨部門的迅速應變專責工作組 (Rapid Response Task Force),就五大支援範疇成立分組,跟進不同的工作並向我匯報,亦會邀請學生代表及校友加入 :

文化共融分組 (culturali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基培副校長)
學業支援分組 (academicss@cuhk.edu.hk) (召集人 :余蕙卿教務長)
校園安全、保安及法律事宜分組 (csslm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樹培副校長)
學生支援及心理健康分組 (ssw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基培副校長)
溝通與協調分組(cae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樹培副校長)

讓信、望、愛帶領我們前行

過去幾個月的社會及校園風波,對我們各人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深信對話是解開矛盾的出路,強硬對立不能換來妥協,真心坦誠方能修補撕裂。香港的成功有賴香港人的團結及法治精神。現時社會上的負面情緒已達臨界點,不斷升級的暴力及破壞行為必須停止,政府必須盡快、盡力提出可行方案解決社會上各種問題,方可以為這一代的年青人──香港的未來,重燃希望。

不管前路多艱難,大學會堅守傳播知識、服務社會、培育品德的使命,讓校園成為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會放棄教導同學博文約禮的精神。假如校園失去了團結、失去了開放包容、理性及互相尊重之心,失去了盼望和信任,失去了愛,又怎可以再為大家遮風擋雨 ?

我在香港出生及長大,香港是我摯愛的家鄉。獅子山下的精神,正正是我成長的家庭,以及千千萬萬家庭的寫照:刻苦耐勞、勤奮拚搏、靈活應變、自強不息。所有香港人,不論政治立場,都是同舟人,有很多共通之處。我衷心希望真相可以帶來和解,可以重建香港寶貴的精神財富。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段崇智

附件二

香港01: 2019.10.11, 03:37報道:【禁蒙面法】中大段崇智一個決定 由被學生阻離去 變獲夾道歡送

反修例風波下,大學校長就事件取態備受關注。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晚(10日)與學生、教師及校友舉行對話,由下午5時半開始,歷時三個半小時,會面氣氛一直惡劣,段不時被同學打斷發言,又曾遭學生以鐳射筆照射,會面完結後更被包圍一小時,有人拍打其座架。

段崇智上車後突然折返,成為扭轉局面的轉捩點。他回來後與學生閉門會見,長達近兩小時,至午夜前才結束,出現戲劇性結果。雙方態度180度轉變,會後他及學生有講有笑,互有交流,同學主動開路,歡送他上車離開,「Bye bye 校長」伴隨掌聲,有人又以「段爸」、「段王爺」稱呼他,着他早點休息。

5.5小時峰迴路轉,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有出席閉門會面的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說,段校長在公開對話時,一副不屑態度未能令同學滿意,但在閉門時態度轉變、「眼濕濕」,「希望佢記住用更謙卑、關懷同學態度聆聽同學訴求。」

遭台下用鐳射筆照射 嚴詞要求停止

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日下午5時半,在大學本部邵逸夫堂與師生及校友會面,有約700人出席,坐滿地下樓層禮堂。會面原定兩小時,但延至約9時才結束,超時1.5小時。

三個半小時會面,氣氛一直惡劣,學生早在會前舉起橫額抗議,又不時打斷段發言,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有人以綠光鐳射筆照向段,令他非常不滿,嚴詞要求停止有關行為。

段崇智在開場發言時指,明白同學參與運動初衷,又稱曾知道被捕同學身體與心靈受到傷害,校方已籌備跨部門應變小組協助學生,強調非如同學所指「緊張死物多過緊張人」。不過他表示,對於校園範圍被破壞、塗鴉及噴漆等感到心痛,認為涉事者無考慮校園持不同意見人士的感受。

校友斥「無腰骨」 半數人中途離場

學生多次質詢段會否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即使有被捕女學生子脫下口罩哭訴曾遭警方性暴力對待,但段僅重申譴責任何暴力,包括警方的暴力。有校友力斥責段崇智無理直氣壯回應問題,形容校長「無腰骨」,「作為校友,我唔覺得你同我哋同行、畀sympathy(同情)學生。」現場學生不滿段會面表現,持續有人提早離場,會面完結時,幾乎有一半人已走。

被阻離去近一小時才甩身 上車後折返成關鍵

約晚上9時,段崇智與一眾高層欲離開,惟遭數十學生包圍近一小時,要求他承諾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段當時僅稱,會在下周五發聲明交代中大每位學生校友的經驗,並重申會列明對暴力的立場。但學生對段曖昧的回應感到悲憤,不少人傷心落淚,有學生更激動跪下痛哭,副校長吳基培教授攬實數人以示安慰。

段在被圍時曾稱「警方性暴力,會譴責」,其後他勉強踏出禮堂外上車。不過現場仍群情洶湧,他突下車折返,與部分學生閉門會面,歷時近兩小時。據了解,現場有約70位學生。

獲學生稱為「段爸」「段王爺」

會後雙方態度隨即180度轉變,均以「好有誠意」、「真情流露」形容交流。段崇智會後說,閉門對話很有建設性,希望日後保持對話,又作出多點承諾,包括認真對待警方及任何暴力問題,現場學生不時點頭,報以笑聲,發言後更獲一片掌聲。中大傳訊及公共關係處長張宏艷將一條香蕉及一包餅乾交到他手上,他即大聲向在場學生說「多謝」。

段之後未有即時離去,而是繼續留下與學生傾談約十分鐘,與蒙面或戴黑色口罩學生言談甚歡,又與一名戴面具學生握手;他更拍學生膊頭以示鼓勵,「多謝你嘅了解,亦需你哋幫手。」

他離開時,有學生主動高呼叫同學生開路,並拍掌歡送;上車時更有學生在旁高呼暱稱他為「段爸」、「段王爺」,「Bye bye 校長」,着他早點休息。

學生會長:段閉門會上「眼濕濕」

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指,段崇智在會上承認校方處理不足,支援學生方面有待改善,亦承諾會就警方暴力撰述一篇聲明回應,學生會對其聲明保持觀望態度,希望他最終能會回應同學訴求。

蘇浚鋒說,雙方在會上均有真情流露,又引述前排同學稱,段有「眼濕濕」及手持紙巾,「佢聽完同學經歷,講返佢自己對事件理解,有咁感情出現。」他歡迎校長繼續做這種對話,「佢應更謙卑聆聽學生聲音。見到佢喺公開對話,係會有啲不屑態度,或者態度未能令同學滿意;喺閉門會議時,比較令人接受,呢啲態度上轉變,希望佢記住用更謙卑、關懷同學態度聆聽同學訴求。」

(全文完)

附件一

(摘自香港中文大學網頁)

中大校長段崇智教授公開信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

各位中大同學、同事、校友:

執筆之時,心中有很多思緒尚未止息。上周四 (10月10日) 跟同學及校友接近四小時的會面當中,外界可以從媒體看到很多失控畫面,我和我的團隊成員,以及在場的每一位同學、校友,無不感受到繃緊的情緒。面對比以往更洶湧的群情及激烈的指罵,延續真正的對話及交流實不容易。我感受最深刻的,是討論會完結後,我與一些被捕同學兩個多小時的閉門交談。在大家都放下戒備的情況下,我看到同學無助的眼神,哭訴他們親身所受的身心痛楚,懇求大學保護他們。我亦坦誠告訴同學我的心底話,承認大學在此史無前例社會挑戰下的不足之處,以及大學必須肩負的多方責任。在這兩小時,彼此終於能夠打開心扉,表達最真摯的感受。同學的每一句說話都打進我的心坎裏,讓我非常的痛心及難過。

對於部份同學就其被捕後的經歷,向我表達的強烈訴求,大學必須負起尋求真相及公道的責任,讓公義得以彰顯。每一位同學,無論他們持何種立場及價值觀,無論他們曾否犯錯,都是中大的學生。作為師長,我們必須教導同學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 ; 而大學出於關愛,亦須為同學爭取應有的權益,不會隨便放棄任何一位同學。上周四的討論會之後,我收到逾800封來自各方的電郵及書面意見,看到不同傳媒對事件的解讀及分析,也知悉同學、同事及校友的聯署。在如此大量紛紜的意見中有一個共通點:各方都期望大學憑藉其公信力、影響力,讓有關事件及受影響同學得到最公平的處理。

被捕同學的情況及跟進

我們自上周五起,立即逐一再聯絡被捕的逾30位同學,詳細了解他們在被捕後遇到的種種情況。大部分同學表示,在被捕後要求與律師或家人聯絡不果,最終在數小時甚至長達78小時後才能打電話,有同學因而被逼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口供。據其中一名同學描述,其家人到警署要求會面不得要領,結果同學在被拘留的48小時沒有機會打電話及不能與正在警署苦候的家人見面。不少同學指出,在拘留期間警員不允許他們睡覺或躺臥休息,亦有同學反映得不到所需的醫療協助,例如哮喘病發的同學要等候6小時後方能就醫,有同學因頭部受創要求就醫,18小時後方被送往急症室。較為嚴重的情況,不止一位同學表示在錄口供或扣留期間曾被警員掌摑,以及有兩位同學表示在搜身前獲告知不需脫衣,卻在搜身房內被同性警員強逼脫下所有衣物。以上都是同學親自提出的指控。

在我們逐一個別跟進的被捕同學中,共有約20位同學表示在拘留期間曾經遭遇上述其中一種或多種不同程度的不合理對待,顯示這些絕非單一事件,從人道待遇角度來看,情況嚴重,而涉及身體傷害的情況,更加不能接受。對於同學親述他們被捕後經歷的身心創傷,我感到難過及悲憤。我在此嚴正指出,無論同學因何事被捕,警方必須確保在拘捕及扣留過程中,被捕人士應有的權利不被剝削。執法人員須達到高標準及要求,審慎和公正執法,這也是公眾的合理期望。對於已經發生的事件,在查明細節後,警方必須有清晰的交待和恰當的處理。

為嚴肅處理以上同學的個案,大學即時聯繫了義務校友律師,特別是在處理性別平等及人權問題方面有豐富經驗的律師協助同學。我們希望在律師的協助下,每個個案的詳細情形都可以以書面陳述撰寫出來,在同學的同意下,讓大學可以協助將個案呈交相關機構作出正式申訴及陳述,並促請相關機構盡快作出公平、公開、公正的調查。事實上,大學已直接聯絡了監警會,他們極度關注同學的個案,並承諾會就個別個案派出觀察員,出席所有投訴警察課與投訴人的會面和現場搜證,以確保過程公平公正。我在此呼籲受影響同學爭取你們應有的權利,我和我的同事非常願意與律師一起陪同同學到相關機構作出投訴,保障你們的法律權益及要求嚴正處理。

我理解很多中大成員及社會人士都非常關注吳同學的個案,我們亦同樣非常關注,並與吳同學保持緊密聯繫,提供協助。我們理解她正面對很大的心理壓力,而她在公開場合或訪問中所描述的經歷,其實已具備相當的細節,我在此促請投訴警察課就已公開的細節立即展開調查,並由監警會作出監察,此事刻不容緩。我亦在此強烈呼籲各方停止對任何人作出恐嚇或騷擾行為,甚或阻嚇受害人求助。

遺憾的是,目前為止我們所接觸的同學,都因為對警方有不安情緒或對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的制度失去信心等而尚未願意踏出這一步。我感到無奈之餘,亦明白同學及公眾對現有機制的不信任,並非一朝一夕形成的。基於事件的嚴重性,我會去信行政長官,希望行政長官考慮針對現時大學已掌握初步資料的約20宗個案,在現有機制以外作出嚴正跟進,讓法治精神得以彰顯,讓信心得以重建。事實上,過去兩個月來,社會上有強烈聲音,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找警民衝突以至整個事件的真相。政府應該正視這個聲音,因為只有真相才可以為所有人帶來最公平的結果。

保護大學的成員,大學責無旁貸。同時,在大學成員甚至社會大眾都期望我們主持公道的時候,我身為校長,必須謹慎運用大學的公信力,絕對不能倉卒行事,讓校園變成爭辯的戰場,甚至讓本來已經受創傷的人,因為某些惡意攻擊而受二次傷害。

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

校園保安措施

在上星期的會面中,很多同學都向我表達對於警察進入校園的關注。在校園範圍內,大學會盡一切努力維護每一位成員的合法權益。一般情況下,如警察欲進入校園,保安處會先向警方查詢到校原因,了解警方是執行法庭搜查令,或是在涉案人士同意下作出調查,或有合理懷疑相信有涉嫌犯罪人士在某處所內。希望大家明白,大學有法律責任配合警方調查工作,但大學會先向警察了解進校的具體資料,包括調查目的及地點等。大學亦會在警察在校園範圍內調查或搜查期間,盡可能安排大學人員陪同有關人士,並在合法、合理的情況下知會相關單位 ; 同時亦會按需要聯絡律師到場協助(大學已為此安排24小時法律支援),確保員生的法律權益受到保障。

大學會加強前線保安人員的訓練及警覺性。在這段期間,大學已加派了人手處理大量校園發生的不同事件。

加強緊急應變支援

我在上星期與同學及校友會面時提到,受到社會環境的影響,這幾個月來大學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件,令不同成員都受到很大的困擾。在這個非常時期,不同的成員都期望大學有更多的支援,我很感謝各位曾經出心出力的同學、同事及校友,同事們需要處理很多前線的問題,但他們不怕辛苦,願意付出更多時間與同學溝通,疏導負面情緒並制止不當的行為及紛爭。

大學一直設有由我領導的危機處理小組,負責制訂應對不同事件的對策。由於現時社會狀況急速變化,在聽取各方意見之後,我決定深化危機處理小組的工作,以更迅速地應對突發情況,加強不同單位的協調及決策。大學將會成立一個跨部門的迅速應變專責工作組 (Rapid Response Task Force),就五大支援範疇成立分組,跟進不同的工作並向我匯報,亦會邀請學生代表及校友加入 :

文化共融分組 (culturali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基培副校長)
學業支援分組 (academicss@cuhk.edu.hk) (召集人 :余蕙卿教務長)
校園安全、保安及法律事宜分組 (csslm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樹培副校長)
學生支援及心理健康分組 (ssw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基培副校長)
溝通與協調分組(caes@cuhk.edu.hk) (召集人 : 吳樹培副校長)

讓信、望、愛帶領我們前行

過去幾個月的社會及校園風波,對我們各人都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深信對話是解開矛盾的出路,強硬對立不能換來妥協,真心坦誠方能修補撕裂。香港的成功有賴香港人的團結及法治精神。現時社會上的負面情緒已達臨界點,不斷升級的暴力及破壞行為必須停止,政府必須盡快、盡力提出可行方案解決社會上各種問題,方可以為這一代的年青人──香港的未來,重燃希望。

不管前路多艱難,大學會堅守傳播知識、服務社會、培育品德的使命,讓校園成為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會放棄教導同學博文約禮的精神。假如校園失去了團結、失去了開放包容、理性及互相尊重之心,失去了盼望和信任,失去了愛,又怎可以再為大家遮風擋雨 ?

我在香港出生及長大,香港是我摯愛的家鄉。獅子山下的精神,正正是我成長的家庭,以及千千萬萬家庭的寫照:刻苦耐勞、勤奮拚搏、靈活應變、自強不息。所有香港人,不論政治立場,都是同舟人,有很多共通之處。我衷心希望真相可以帶來和解,可以重建香港寶貴的精神財富。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段崇智

附件二

香港01: 2019.10.11, 03:37報道:【禁蒙面法】中大段崇智一個決定 由被學生阻離去 變獲夾道歡送

反修例風波下,大學校長就事件取態備受關注。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晚(10日)與學生、教師及校友舉行對話,由下午5時半開始,歷時三個半小時,會面氣氛一直惡劣,段不時被同學打斷發言,又曾遭學生以鐳射筆照射,會面完結後更被包圍一小時,有人拍打其座架。

段崇智上車後突然折返,成為扭轉局面的轉捩點。他回來後與學生閉門會見,長達近兩小時,至午夜前才結束,出現戲劇性結果。雙方態度180度轉變,會後他及學生有講有笑,互有交流,同學主動開路,歡送他上車離開,「Bye bye 校長」伴隨掌聲,有人又以「段爸」、「段王爺」稱呼他,着他早點休息。

5.5小時峰迴路轉,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有出席閉門會面的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說,段校長在公開對話時,一副不屑態度未能令同學滿意,但在閉門時態度轉變、「眼濕濕」,「希望佢記住用更謙卑、關懷同學態度聆聽同學訴求。」

遭台下用鐳射筆照射 嚴詞要求停止

中大校長段崇智昨日下午5時半,在大學本部邵逸夫堂與師生及校友會面,有約700人出席,坐滿地下樓層禮堂。會面原定兩小時,但延至約9時才結束,超時1.5小時。

三個半小時會面,氣氛一直惡劣,學生早在會前舉起橫額抗議,又不時打斷段發言,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有人以綠光鐳射筆照向段,令他非常不滿,嚴詞要求停止有關行為。

段崇智在開場發言時指,明白同學參與運動初衷,又稱曾知道被捕同學身體與心靈受到傷害,校方已籌備跨部門應變小組協助學生,強調非如同學所指「緊張死物多過緊張人」。不過他表示,對於校園範圍被破壞、塗鴉及噴漆等感到心痛,認為涉事者無考慮校園持不同意見人士的感受。

校友斥「無腰骨」 半數人中途離場

學生多次質詢段會否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即使有被捕女學生子脫下口罩哭訴曾遭警方性暴力對待,但段僅重申譴責任何暴力,包括警方的暴力。有校友力斥責段崇智無理直氣壯回應問題,形容校長「無腰骨」,「作為校友,我唔覺得你同我哋同行、畀sympathy(同情)學生。」現場學生不滿段會面表現,持續有人提早離場,會面完結時,幾乎有一半人已走。

被阻離去近一小時才甩身 上車後折返成關鍵

約晚上9時,段崇智與一眾高層欲離開,惟遭數十學生包圍近一小時,要求他承諾發聲明譴責警方暴力。段當時僅稱,會在下周五發聲明交代中大每位學生校友的經驗,並重申會列明對暴力的立場。但學生對段曖昧的回應感到悲憤,不少人傷心落淚,有學生更激動跪下痛哭,副校長吳基培教授攬實數人以示安慰。

段在被圍時曾稱「警方性暴力,會譴責」,其後他勉強踏出禮堂外上車。不過現場仍群情洶湧,他突下車折返,與部分學生閉門會面,歷時近兩小時。據了解,現場有約70位學生。

獲學生稱為「段爸」「段王爺」

會後雙方態度隨即180度轉變,均以「好有誠意」、「真情流露」形容交流。段崇智會後說,閉門對話很有建設性,希望日後保持對話,又作出多點承諾,包括認真對待警方及任何暴力問題,現場學生不時點頭,報以笑聲,發言後更獲一片掌聲。中大傳訊及公共關係處長張宏艷將一條香蕉及一包餅乾交到他手上,他即大聲向在場學生說「多謝」。

段之後未有即時離去,而是繼續留下與學生傾談約十分鐘,與蒙面或戴黑色口罩學生言談甚歡,又與一名戴面具學生握手;他更拍學生膊頭以示鼓勵,「多謝你嘅了解,亦需你哋幫手。」

他離開時,有學生主動高呼叫同學生開路,並拍掌歡送;上車時更有學生在旁高呼暱稱他為「段爸」、「段王爺」,「Bye bye 校長」,着他早點休息。

學生會長:段閉門會上「眼濕濕」

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指,段崇智在會上承認校方處理不足,支援學生方面有待改善,亦承諾會就警方暴力撰述一篇聲明回應,學生會對其聲明保持觀望態度,希望他最終能會回應同學訴求。

蘇浚鋒說,雙方在會上均有真情流露,又引述前排同學稱,段有「眼濕濕」及手持紙巾,「佢聽完同學經歷,講返佢自己對事件理解,有咁感情出現。」他歡迎校長繼續做這種對話,「佢應更謙卑聆聽學生聲音。見到佢喺公開對話,係會有啲不屑態度,或者態度未能令同學滿意;喺閉門會議時,比較令人接受,呢啲態度上轉變,希望佢記住用更謙卑、關懷同學態度聆聽同學訴求。」

(全文完)

Author: 香港發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